《战雷》企划 军旅戏不败法则 女神罩我去战斗新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3-14 21:29

  搜狐娱乐讯 (文/情情叶)国内首部反映拆弹部队的军旅剧《战雷》(观剧)正在搜狐视频热播,创新的题材博得观众不少好评。但本应是阳刚的纯爷戏因为加上了姚芊羽和徐以若红白两朵玫瑰,并由此发展而成的三角恋、四角恋、虐恋,引发了网友激烈争议。有网友吐槽两个女主角“碍事”,也有网友认为只是扫雷没意思,就应该让女主角虐虐这帮爷们。》》》》》点击观看

  军旅戏中的女人向来是观众又爱又恨的元素,角色要是好,便是争取女性观众的最好砝码,若角色太花瓶或者太多余,反而变成红颜祸水,赶客收场。》》》》》《战雷》五大最状等你审

  男人戏中的女人总会很自然地带上一丝粗犷,仿佛为迎合男人戏的爷们风范,有一种说法:能驯服野性男人的只有野性女子。《永不磨灭的番号》(观剧)里姚芊羽饰演的赛貂蝉便是一个颇为野性的角色,任性、直爽,开始与结束都是轰轰烈烈,逼迫男人与自己成婚,而为保全男人与鬼子同归于尽。除了性格野的女子,另一种是行为有点野的女子,譬如《铁血壮士》(观剧)里沈傲君饰演的秋莎,风骚中带挑逗,风情万种地游走于各种势力之间,也能让百炼钢化成绕指柔。

  但《战雷》里的姜锦(姚芊羽饰)却是一个例外,她是完完全全的言情剧女一号形象,圣母光芒、女神化身,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,又有近在咫尺的柔情,背负着过去某一段遗憾的情感、拥有多愁善感的双眼、男人为其发狂、女人为其嫉恨。她是军营中男人都为之着迷的角色,让高等死缠烂打,让凶巴巴的崔连长慈眉善目,就连独孤求败般的人物林峰也曾拜倒在她的绿色军服下。

  在剧中,姚芊羽收起了在《番号》中的野性,回归到悲情剧中的纤弱和悲伤。观众一看那纠结的眼神,就开始迷离了:这这是军旅剧里的悲情戏,还是悲情剧里的军旅戏呢?》》》》》小清新姚芊羽升级军中女神

  话说这朵仿佛穿越剧组的带刺红玫瑰,其实对剧情推进极为重要,一方面是高等心口不可磨灭的一粒朱砂痣,另一方面,与林峰有暧昧不清的关系,让两个男主角罅隙横生,给铁铮铮的纯爷戏增添了一丝虐虐的感觉。这种编排或许不对男观众口味,但却能让女观众来了兴趣:光操练、排雷有啥意思,就得搞点明爱暗恋,虐虐这帮爷们。

  若说姜锦是高高在上的红玫瑰,徐以若扮演的苏荷就是死心塌地的白玫瑰。(导演真是有才华,拍军旅剧都能让人联想到文艺腔十足的张爱玲,赞一个先)。苏荷敢爱敢恨,直爽开朗,有一股接近男人的霸气。因为一场啼笑皆非的踩假雷记,苏荷对高等心生好感,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苏荷来到了高等的部队参军。与姜锦的含蓄不同,苏荷对高等的爱情是坦荡荡的,很符合军队阳光向上的氛围。只可惜高等心向姜锦,甘心被虐。

  按照一般军旅戏的言情规律,让众人直叹“不爱可惜”的好妹子最后肯定会让男主角可惜不已。苏荷妹子的下场要么是爱上男主角的好朋友(这是好下场),要么为男主角而死,不把爷们虐虐对不住自己的出场机会。预测苏荷会以后者轰轰烈烈的形式让高等生不如死,最终变成高等心中永恒的“床前明月光”。

  女人和爱情从来都是荧屏的万灵药,虽说在男人戏里放进女人有风险,但对电视剧来说是必须的。

  纯男人戏的《士兵突击》(观剧)曾创下了零女人的荧屏纪录,也收获了军旅剧的最高评价。但是导演康洪雷到了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里,还是忍不住加入女性角色。从剧情角度来说,越是血性的剧越需要女人的点缀,因为女性的关怀和爱能对整个男性世界起到平衡和安抚的作用。从收视率的角度来说,女性角色可以为男人戏带来女性观众。《战旗》(观剧)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,剧中的三角恋纠葛让剧评人嗤之以鼻,却让女性观众趋之若鹜,居然得到让人意想不到的高收视。没有姜锦和苏荷的《战雷》就等于《士兵突击》扫雷版,只是从一个愣头青的成长史变成了一个刺头兵的成长史。有了两女主,就变成了一个刺头兵的成长和感情史,对女性观众而言,可观性陡增。

 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,纯爷也需要爱情。男人的另一半是女人,纯爷要经过女人的发酵才能发挥男性荷尔蒙。《战雷》里,高等的每一次思想的飞跃,多多少少与剧中两女主有点关系。》》》》》《战雷》军旅戏标准模板出炉

  虽说女人会让男人更加强大,但也会让男人更加娘娘腔。若是不能拿捏好度数,纯爷则有可能沦陷为偶像剧里娘娘腔的男一号,视女人爱情为至上,置革命事业为粪土,完全背离了军旅剧的宗旨。

  男人戏的女人虽说只是陪衬,但是如果角色不丰满,即令只有很少的镜头,也会让剧情的气韵割裂。所以“军花”们最低得有如下标配:

  1、 一定要漂亮。虽说军营里都清一色的男子,女人无论长什么样都如同熊猫般珍贵,但你若真安排个相貌平庸的妹子来虐爷们,观众是不依的。军花军花,观众和纯爷们一样要的是玫瑰花,而不是霸王花。

  2、 军旅戏里的女人通常是这几种职业:护士、文工团、通讯员、女记者、女学生或者某人之妹,路边捡到的可怜孤女当然也有例外的,比如《我的团长》里的小醉就是一个妓女。

  3、 在军旅戏的逻辑里,女人必须不安分才能谈到恋爱。比如护士不要光顾着照顾病人,还要到处走走邂逅一下兵哥哥;通讯员呢,背着电台太破坏女人柔弱形象了,要懒懒的闲闲的;而记者呢,要时刻记住自己的剩女身份,采访长官也别忘了给自己拉一下红线反正别踏踏实实呆在原地。

  4、 要有贡献,不能就做个花瓶呆在那里,浪费镜头,要对纯爷的人生产生或轻或重的影响,让他们在思想上有了质的飞跃。如果没有这么高的高度,就退一步做爷们背后的女人,照顾爷们的三餐一宿,让他们吃饱穿好。

  本是军区文工团的一名漂亮而有才华的演员,偏偏被老大粗石光荣看中,在组织的压力和洗脑下,只好极不情愿地与情郎分手、嫁给了老大粗,也因此成就了她一生的磕磕绊绊和遗憾。《激情燃烧》不仅成就了石光荣和褚琴这一对最为著名的荧屏革命情侣,也造就了孙海英和吕丽萍这一对现实中的恩爱夫妻。

  充满霸气的李云龙征战无数,重伤昏迷中,小护士田雨献血挽救了他的生命,李云龙也被这个拥有灿烂笑容的护士吸引。他追求护士田雨的过程也相当精彩,一步设一个套让田雨往里钻。(怎么感觉妹子们都是被逼就范的?)童蕾饰演的田雨在剧中不算主角,感情也不狗血,不仅没破坏全剧的纯爷气质,反倒增添了李云龙的铁汉柔情一面。倒是《新亮剑》狂撒狗血,李云龙一下子有了三个女人,好端端一部军旅大戏变成了爱情白皮书。

  《历史的天空》中殷桃饰演的那个英姿飒爽,清纯直率的女政委东方闻英至今让很多观众都难以忘怀,也让刚刚从军艺毕业的殷桃成为新一代走红荧屏的女星。殷桃的戏份并不多,与张丰毅饰演的姜大牙的每一次碰撞都让观众觉得很有爱。姜大牙很粗,但遇到小东方便是百炼钢都成绕指柔,真有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的感觉。

  《永不磨灭的番号》的男人戏称不上十分出色,但昙花一现的女人戏却十分闪亮。姚芊羽饰演的“女土匪”赛貂蝉更是赚足了观众们的眼泪和男人们的怜香惜玉之情。这个角色对演惯悲情孤女的姚芊羽来说,是突破性的。她刁蛮、任性、一腔热血,听信算命先生的忽悠,硬逼李大本事成亲,在最后时刻,为保全心爱男人的部队,不惜与日本骑兵同归于尽。她纵马持枪奔向鬼子骑兵队后的全力一掷,成就了这部剧最赚人热泪的一刻。

  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中袁菲饰演的小醉给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。小醉是土娼出身,身份卑贱,讲着一口不正宗的四川话,新万博体育。穿着一件背后用夹子夹紧的大旗袍,总是笨手笨脚,看起来有一种滑稽的感觉,但在炮灰团里她却如同一股清泉般纯洁甜美,不仅让张立宪和孟烦了着迷,也让团迷们着迷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